主牧的話(378) 「要作僕人或先知?」 28-6-2020 魯秉權牧師

香港自上世紀八十年代初,脱英歸中的問題提出以來,教會便有求穩與求變這兩派。一派重視教會僕人的角色,另一派強調教會先知的角色。僕人講服侍和服從,先知則向社會發出上主之言。一派以保羅的復和神學為依據,另一派則以舊約的先知傳統為基礎。一派強調服從地上的權威,另一派則強調服從天上的權威。兩種力量從來沒有完全消失。一派可以當過基本法草委會成員的聖公會鄺廣傑主教為代表,另一派可以天主教會的陳日君樞機為代表。
近年因中央政府加強對香港的管治而催生了雨傘運動,直至去年流水運動的對抗和暴力場面,在表明香港正面臨大變,教會也再次面臨重大的抉擇。究竟是要求穩或是要求變呢?香港教會要選擇做僕人或做先知呢?
福音派教會中改變最大的,要數浸信會。浸信會聯會(下簡稱浸聯會)的會長羅慶才牧師,去年在反修例事件過程中曾以浸聯會名義發表聲明,後來被反對者質疑聲明的代表性。今年,會長任期屆滿,浸聯會在5月1日進行選舉,羅牧師自然懷疑今次能否當選,結果有點意料之外地高票當選續任。「浸信人公義聯盟」於5月31日發起聯署,重申浸信宗堅持宗教自由的傳統,要求中央政府收回「港區國安法」。聲明至今有四百多人聯署。
在流水運動稍歇的年初,一向被視為傾向保守的播道會,其知名教會領袖蘇穎睿牧師發表了一篇題為〈基督徒可否參與抗爭行動?〉的文章,特別針對不少牧者引用新約聖經羅馬書13:1-8而主張服從政府的立場,表示不能根據這幾節經文得出上述的結論。反而,使徒行傳5:29「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才是基督徒應守的更高原則,並強調在暴政面前,公民抗命才是理所當然的選擇。蘇牧師表示神高於政府,兩者並非平起平坐。他更進一步表示,基督徒應投身參與政治,以承擔管理大地的責任,也要盡先知的職責,指斥不義。他又指出問題在於暴政本身而非抵抗者,表達了對香港反修例運動抗爭者的同情。播道會究竟有多少牧者和信徒與蘇牧師有相同的觀點和看法呢?近日,一群播道會的信徒則以「一群播道人強烈要求撤回『港區國安法』聲明」的聯署,表達反對「港區國安法」的立法。聲明由兩位信徒發起,至今有三百多位播道會的信徒聯署。
此外,宣道會香港區聯會(簡稱宣道會)牧者和信徒近日也有「一群宣道人就『港版國安法』的聯署聲明」。內容指摘內地實行了廿七年的國安法劣績斑斑,變成打壓異見人士、維權人士和揭露社會真相人士的工具。又批評港區國安法是以國家安全之名,破壞一國兩制,剝奪港人人身自由和權利,侵犯言論和宗教自由。聯署由陳建榮傳道一人發起,但卻得到宣道會五百多人聯署,其中有超過四十名教牧,包括建道神學院及中國神學硏究院的部份教師。你有何意見?期望可以一起交流和禱告。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