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的話(376) 「最後一次?」 7-6-2020 曹嘉宥傳道

剛過去的星期四是一年一度的六四燭光晚會,每年都有過萬人聚集在維園一同悼念八九民運的死難者。但今年由於疫情的緣故,警方擔心晚會會增加市民減染病毒的機會,故發出了反對通知書,使得30年來風雨不改的悼念晚會,於第31年終於要停下來了。雖然不知道今次是一個逗號,還是一個句號。但這次的暫停也讓香港市民醒悟到,香港所擁有的自由其實都不是真正的自由,可以隨時因為種種原因而失去(過去數個月的停工、停課也讓我們體會到失去了出街的自由)。過往所擁有的,所享受的並不會直到永遠,它們都會有終結的一日,又或者那一日就在你意想不到的日子便會突然來到。

「若然16/2的崇拜,就是大圍堂最後的一次崇拜,你會怎樣?」

最近的網上崇拜,差不多每一次在完結時,魯牧師都表達很希望能盡快看見弟兄姊妹的真人,與大家再一次在現場一同崇拜,我相信這也是同工們和眾多弟兄姊妹的心聲。上星期日更因為政府對宗教聚會的豁免,使我們興奮地以為能在7/6恢復實體崇拜。可是,因為母會教育部考慮到部份分堂因為需要與學校共用場地,為免增加感染病毒的機會(似曾相識的原因),故不允許駐校的分堂恢復聚會(包括現場崇拜及團契小組),直至另行通知。雖然明白及體諒到母會教育部的憂慮,但這情況不得不逼使我們承認駐校是我們的一大優勢,卻同時也是我們的一大限制。「駐校」是一把雙刃劍,「駐校」使我們能埋身接觸、牧養學生和學生們的家人,我們置身在一個神所賜的廣大禾場中,果子纍纍,隨時可以收割。但「駐校」同時也成了令我們不能崇拜、團契、小組的致命傷。

「若然16/2的崇拜,就是大圍堂最後的一次崇拜,你會怎樣?」

這次的疫情確實讓我們明白到沒有事情是必然的。31年無間斷的64晚會可以被禁止,難道維持了35年的崇拜聚會就不會有停止的一日?教會可以因為疫情而被停止聚會,難道就不能有其他原因使得教會的聚會被停下來嗎?問題是,當聚會被禁止,教會仍是教會嗎?到底什麼是教會?聖經新約中,耶穌用ἐκκλησία(ekklesia)來代表教會,這個希臘字由兩個單字組成,意思分別是「出來」和「呼召」,故教會在希臘文中的意思便是「呼召出來的會眾」。而Ekklesia這個字在當時的羅馬帝國,是指到一個教導人成為羅馬公民的一個地方。然而,耶穌重新賦予這個字新的意義,祂要呼召一班人出來學習成為公民,但不是要成為羅馬公民,而是要成為天國公民。教會就是指到「一群被呼召出來,學習在世上成為天國子民的人。」

「若然16/2的崇拜,就是大圍堂最後的一次崇拜,你會怎樣?」

若從Ekklesia這個字去理解什麼是教會,我們便明白到我們之所以是教會並不是因為我們每個星期都穩定出席聚會。我們之所以是教會並不是因為我們有一個堂點可以聚集。我們之所以是教會,只是因為我們願意在這世代活出天國子民的身份。教會不是指到堂會,教會是基督的國度。弟兄姊妹,縱然有一日,我們或許因為種種原因而未能再一次聚集,但這不代表教會終結了。教會不是指到堂會,教會是基督的國度!重要的是,我們在我們所身處的環境中有沒有展顯出天國子民的身份特質?哪裡有天國的子民,那裡就是教會。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