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的話(370) 「細說聖餐‧聖餐4說」 19-4-2020 曹嘉宥傳道

神學家約翰‧加爾文在他的《基督教要義》中這樣說過:「無論在哪裡,我們若發現神的道,被人純正地宣講,聽到,而且聖禮也按照基督的吩咐施行,毫無疑問,那裡就有了上帝的教會。」換言之,教會的兩大標記就是聖道(上帝話語的宣講)和聖禮(洗禮和聖餐)。而奧古斯丁更形容聖禮是「不可見的恩典的可見形式」,簡單而言,就是透過可見的聖禮這渠道經歷上帝不可見的恩典。可想而知,聖道與聖禮對教會來說何其重要,教會若失去聖道或聖禮就像一杯失去了紅豆的紅豆冰。
在這段疫症期間,很多教會也將崇拜轉為網上進行,弟兄姊妹就算安坐家中也能唱詩讚美和聆聽主道,上帝的話語仍能被宣講,然而聖餐如何進行便成為很多教會的一個關注。普遍教會選擇由牧者網上直播施餐、弟兄姊妹各自預備杯餅,在家中同領聖餐;有些教會則暫停聖餐的進行,做法各異,我們應該如何取捨呢?筆者認為我們選擇以何種方式進行,甚或乎不進行都必須先了解我們自身怎樣理解聖餐。所以想藉此機會與弟兄姊妹分享4個普遍對聖餐的看法,分別是「變質說」、「同質說」、「記念說」和「臨在說」(由於篇幅有限,故只能略作介紹,期望往後有機會與大家作更多的分享)。
「變質說」
天主教對聖餐的理解便是「變質說」。他們認為聖餐的杯和餅經神職人員祝聖後,就會神蹟地成為耶穌基督的血和肉。雖然杯和餅的外在沒有變化,但本質上已經是耶穌的血和肉了。天主教認為只要施禮者按程序而行,便能保證神的恩典能臨到信徒當中。故此,他們所強調的是「恩典」與「客觀性」。
「同質說」─代表人物:馬丁路德
亦可稱為「合質說」。信義宗和路德宗持這類看法,他們強調耶穌基督真實地臨在餅和杯中間。當信徒領餐時,他們是同時領受餅和肉、杯和血。他們認為基督是無處不在的,所以兩者能夠並存於聖餐之中。引用馬丁路德「鐵塊放在火中」的比喻,雖然熱力(基督)滲透鐵塊(杯、餅),但鐵塊仍是鐵塊。另一方面,對於持「同質說」的教會來說,呈獻禮品、祝聖和領餐是聖餐的三大重要時刻,故神職人員在聖餐中的角色相當重要。
「記念說」─代表人物:慈運理
塘宣的聖餐傳統便是持「記念說」,另外播道會和浸信會等宗派也持相同看法。「記念說」否認基督真實地臨在,聖餐只是一種具代表性地記念主的記號。當中沒有任何屬靈的奧秘或意義,正如耶穌在設立聖餐時所說「為的是記念我」。當信徒一同聚集並領受聖餐時,是表明了在基督裡的共同信心。此說法強調基督沒「客觀」地臨在於餅和杯中,而是信徒在「主觀」中對主的記念,是主耶穌「主觀地」臨在。
「臨在說」─代表人物:加爾文
「臨在說」承繼了馬丁路德與慈運理的說法,並將之整合。他們認為聖餐的中心乃是與永活的救主聯合,強調基督在靈性方面與聖餐同在,是一種屬靈的同在。雖然耶穌在復活後已升到父神寶座的右邊,但因為聖靈在聖餐時的臨在,將聖餐這記號與耶穌之間「物質上」的距離界限打破了,並將兩者結合。使信徒在領餐時在身、心、靈上都能與基督奧秘地聯合。就像太陽(基督)雖然在高高的天上,但我們也能透過其幅射(聖靈)而感受到它的光和熱。
不同的聖餐觀都有其聖經和神學的理據,和在教會歷史中出現的原因。筆者並不是要指出哪種說法最為正確。而是想借教會舉行網上聖餐這個契機讓大家多認識我們每月都會進行的這個「行動」有什麼意義在其中。然而,我們必須問的知道聖餐的「知識」於今天的又有何意義呢?筆者最近在網上看到一篇《世界於危難中,聖餐可以缺席嗎?》的文章,在此引用其中一段:
「基督教聖餐的前身——猶太人的逾越節晚餐——正是一個「反法老」的聚會,它本身就是一場抗爭的政治活動,上帝是在他們吃的時候救他們出埃及的。因此這一晚餐是要在欺壓和苦罪中,傳達一個強而有力的信息,不但向破碎的世界宣告誰是真正的主,也宣告那些在苦難和壓迫中的人民是祂所愛的,而且主拯救他們。」《世界於危難中,聖餐可以缺席嗎?–楊思言》
今天,當每月的第一週我們安坐於家中,透過螢光幕看著魯牧師帶領我們一起領聖餐時,除了提醒著我們要記念主耶穌為我們捨身與拯救外,是否還挑戰著我們一些事情呢?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