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的話(365) 「《在晴朗的一天出發》—面對生命中的傷痛」 15-3-2020 曹嘉宥傳道

「在生活中總要面對一些苦痛」
「那你如何面對這些苦痛?」
「有很多可以緩和你的心情而不用傷害自己和他人的方法。」
「例如?」
「你可以大力地打一團黏土、或者用你最快的速度去游泳、或者可以同時間彈奏鋼琴上最低音的那些琴鍵」
—《在晴朗的一天出發》

最近有機會看了一套改編自真人真事的電影–《在晴朗的一天出發》。電影講述一名記者Lloyd Vogel要為一個在美國家傳戶曉的兒童節目主持Fred Rogers做一個個人專訪,而這次專訪也成為了Lloyd生命得到釋放的一次轉機。Lloyd自幼因父親外遇而面對家庭破碎,後來母親更含恨而終,令他一直痛恨著自己的父親。多年後,他的父親再次在他的生命中出現,原來父親因患重病,希望在離世前能得到自己的兒子原諒。試問Lloyd又怎能原諒一個這樣的父親呢?然而,這次訪問Fred Roger的過程同時成為了Lloyd的療傷之旅,讓Lloyd能擁抱自己的傷痛,明白對父親的仇恨,既傷了對方,也囚禁著自己,最後與父親得以復和。而這篇原本只有400字的專訪更成為了一篇過萬字的封面故事,刊登於1998年的《君子雜誌》中。

Fred Roger是一個很特別的兒童節目主持,在節目中他毫不避諱地與小朋友談及一些生離死別的問題,並時刻提醒孩子們要擁抱自己的情緒,學會面對人性的陰暗面。在戲中有兩幕讓我印象深刻,其中一幕是當Lloyd與他的父親復和後,一家人圍在病重的父親的床邊閒談時,Lloyd的家姐建議他們應該一起去旅行渡假,家人們也立刻興高采烈地彼此附和著,然而父親卻說:「如果到時候我還活著,預我一個。」父親輕描淡寫的一句將整個氣氛頓時凝住,大家都沉默了。就在這時,Fred Roger打破了沉默,說道:「死亡是一件我們很多人都不願談論的事情,但死也是人必須經歷的事情。任何人類能提及的事情都是我們能處理得到的事情。」

生命中確實有著很多我們不想觸碰的事情,或許是一些負面的情緒:哀傷、憤怒、憎恨;或許是一些成長中的傷痛、或許是人與人之間的衝突、又或許是關係上的破碎。就像Lloyd一家面對父親的離世一樣—不想碰不想提。然而這套戲卻提醒我們「在生活中總要面對一些苦痛」,「任何人類能提及的事情都是我們能處理得到的事情。」我們要學會面對生命中的幽暗。很多時,人面對傷痛都會選擇遺忘,以為忘記了,或將這些傷痛拒絕便會好起來。這可能是一個簡單快捷的方法,但生命卻未能因此得到真正的釋放,唯一的方法就是學會面對、擁抱這些經歷,就算未能作出任何改變,也嘗試學習如何與這些傷痛並存,在基督的愛裡接受它們是自己生命中的一部份,並塑造了今天的自己。如約翰一書4:18講到:「在愛裏沒有懼怕;完全的愛把懼怕驅除。因為懼怕帶有刑罰;懼怕的人在愛裏還未得以完全。」遺忘不能讓我們得到釋放,憤怒也不能,唯有基督的愛能使我們的生命得以完全。
過去一年,香港人面對了太多的傷痛:或是政府的管治、或是警民的衝突、或是近來的疫情,甚至每個人自身的經歷。面對這些事情時,不知你的心情如何?你選擇了遺忘嗎?你選擇了反抗嗎?不論你過往選擇了怎樣的行動,有沒有片刻間能停下來好好面對自己的內心?聖經教導我們「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生命的泉源由心發出。」(箴言4:23)。或許過往的日子我們太急於向前衝,行動先於一切。然而,現在的疫情逼使整個社會都要慢下來的時候,會否也是神給予我們一個好好停下來的機會去面對自己,處理一下我們忽略已久的內心呢?

另一幕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當Lloyd否定自己的價值時,Fred Roger邀請他做了一個小小的練習—「用1分鐘去想一想那些愛自己的人,用一分鐘的安靜去想想。」可能你會與Lloyd一樣,認為自己做不到,不會想到任何人。但當你願意嘗試時,那些人會自自然然地在你腦海中出現。那一幕電影真的安靜了整整一分鐘,只拍著他們二人沉思的表情,沒有任何的聲響。彷彿也邀請我要用一分鐘的時間去想一想那些愛我的人。弟兄姊妹,你也可以試下,當你願意學習在急促的生活中能給予自己多一點空間的話,我相信你定必能更好地面對生命的傷痛。請不要對自己太吝嗇。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