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牧的話(333) 「音樂噴泉,樂聲不再」 21-7-2019魯秉權牧師

上周日晚上我們一家人如常飯聚,分享祈禱。約9時大仔和新抱離開,返回沙田中心他們的家。在屋企樓下,被警察封阻,有家歸不得。原來當日沙田遊行後再爆警民衝突。認識他們兩夫婦皆屬見義勇為的人,很擔心他們會為了協助慌不擇路的示成者逃亡而出事,受傷或被捕。骨肉之親,當然擔心,致電催促他們,可能的話,盡快返回安全的家。感恩他們終可安全歸家。

翌日清早起來,心情仍然沉重。與師母婚後遷居沙田,一住便36年了,「新城市廣場」見證了我們幾代「沙田柚」的成長,盛載著許多美好的的回憶。誰料到昔日令人自豪的「音樂噴泉」中庭位置,竟成了警民大混戰的場地,商場變戰場,在我家門前發生流血衝突。

特別心痛年輕人受傷及被捕,當然也絕不想見到警察受傷。脫下制服,他們很多都是香港的年輕人,到底是誰造成今天「自己人打自己人」的局面?非常質疑這封站圍捕的決定,感到憤怒和不平!但安靜下來,想到神會為受屈的人伸寃,新城市的每一幕,都會在將來審判台前,受到神最公平的審判,我心才可放下些少。

特區政府寧可說「壽終正寢」,也不肯講撤回;寧可讓社會撕裂持續加深,也不肯委派大法官做獨立調查;寧可讓前線警員與示威者埋身肉搏至頭破血流,也不肯放棄把示威者標籤為暴徒。近日終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在報章撰文,呼籲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在尊重真相與法治的基礎上,尋求社會和解,李官提到七一衝擊立會一事,也主張依法追究,判處有阻嚇力的刑罰,相信大多數市民贊同李國能的看法。

7月7日那天,示威者在尖沙咀遊行,部分示威者沿彌敦道走去旺角,警方在旺角重兵佈防,以三面包抄手法衝向示威者。警隊高層看來改變了戰略,目標已經不是驅散人群和平清場,而是大舉抓捕,這種執法策略必然會挑動仇恨,刺激衝突升級。在7月13日的上水遊行和7月14日的沙田遊行後,警方繼續用這種進攻式執法清場,在上水有青年躲避警棍追打險些跳下天橋,在沙田新城市廣場,示威者被趕進商場內,大批全副武裝警員在狹窄且滿佈途人的商業空間內展開圍捕,地鐵不停站兼封閉出口,示威者猶如困獸,與警員浴血混戰,大批警員和示威者受傷。

我很為前線警員擔心!他們許多都是善良、正直、專業。卻一次又一次被要求執行錯誤的行動策略,或錯誤地棄守議會,或錯誤地追打示威者,他們面臨情緒失控,每次執勤都承受極大壓力,而暴力執法只會令他們被憎恨,令往後的執法行動更危險。我祈求上帝憐憫,尤其是警隊裏的基督徒弟兄姐妺,求上主保守他們的心,不被憤怒、仇恨和暴力侵蝕。

政治問題不可能用警棍解決,這是基本常識,但特區政府偏偏要這樣做,令社會矛盾愈積愈深。聖經說「彎曲悖謬的世代」,我們正處身這樣的世代。我們可以怎樣做?我想到那位英勇的電視台攝影記者,先在上水天橋協助救回跳橋的示威青年,再在新城市廣場以身驅保護那落了單被圍毆的警員,在仇恨和暴力擴散之處,他做了和平之子。當然,更根本的辦法,是通過今年底和明年秋天的選舉,令政權面對現實受到制衡,重新回到理性務實、貼近主流民意的管治軌道上來。

今天再有遊行,會否發生衝突?會否有人命傷亡?讓所有信徒為這危城求平安。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