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牧的話(322) 「我的母親」 12-5-2019魯秉權牧師

家母祖籍廣東番禺,自幼喪母,由繼母帶大。外祖父長年在南洋經商,家中薄有田產。家母衣食無憂,更兼繼母疼惜,早歲生活尚算愜意。可惜好景不常,繼母離家出走後,外祖父另娶,新繼母視家母為眼中釘,族中長輩遂勸她逃往香港,投靠同鄉姊妹。家母十八歲那年外逃,在港舉目無親,不久經友人介紹認識家父,婚後育有六子女(我排第三),婚姻生活不算如意。

五十年代的香港經濟蕭條。一場木屋區大火令我們家園盡毀。好不容易,才獲編配上徙置大厦。有了個家,以為安定了,誰知爸爸卻愛上賭博。母親胼手胝足,咬緊牙根,為我們的學費、生活費四處張羅。在么弟只有兩三歲時毅然到工廠打工,每天傍晚回家還要操持家務,長年累月辛勞,但以一貫的堅忍熬過這段艱難的日子。她本身成長缺乏父母愛,卻仍能愛每個子女。

及後大哥二哥相繼就業,家母的擔子輕省不少,但仍舊為子女勞心勞力,最初在二哥的工場幫忙,繼而照顧孫女、孫兒;家父中風後,她更獨力貼身照顧,日子過得一點也不輕鬆。直至六十多歲才真正「退休」享清福。

我讀完中六,本應工作幫補家計。但清楚神呼召全職事奉,便鼓起勇氣同她講。當時雖然她未信主及不知道何謂「讀神學」(還須離家寄宿4年),她仍願意支持。就讀「建道」第一年,神學院「開放日」,她竟「山長水遠」到長洲探我(當年還未有港鐵),十分感動!

家母生活質樸,不愛花費,但每當親人有需要,都樂意幫助。早年家鄉物資匱乏,雖然家境困難,但家母仍盡力接濟。一次揹著么弟,拖著二哥和我,挑著重重的擔挑,熬舊式柴油火車給舅舅家送食油、藥油、衣服。

最令我安慰和感恩的是,家母多年前由我帶領信主和受洗,並且在病榻上表示願意原諒家父,解開幾十年來的心結,經歷釋放。這位慈母幾年前離世,息勞歸主,深信一天我們會在天家重聚。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