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牧的話(318) 「復興‧佔中」 14-4-2019魯秉權牧師

上周二應新曙光事工總幹事石建華牧師邀請,到油麻地面談。石牧師熱誠接待,帶我參觀「新曙光」租用的3層單位,分別用作崇拜、醫治中心、個人祈禱房(共12間)等。石牧師提及上月底在本堂講道及之後的個別祈禱服侍,感受到聖靈的同在,並重申本堂將要經歷復興,甚至神要使用本堂復興整個大圍區。談及「塘宣」一年後轉制,也是一個契機,獨立註冊之後,我們將有更大的自由和空間,行在神的心意中。然而,大圍堂本身的「軟件」更為重要,仍是這句 ─ 禱告,不論是個人、小組、家庭,要同神「有兩句」!人禱告,神就工作。於是就可以「輕輕鬆鬆,耶穌作工」。「新曙光」將於本月底遷往佐敦的「八福匯」。

別過石牧師,與師母在佐敦晚飯,然後一起首次到「八福匯」,參加「神的寶座在這裡」祈禱會。現場所見,仍是姊妹居多。石牧師肯祈禱,而且推動祈禱,十分佩服、難得!正如保羅呼籲:「我願男人無忿怒,無爭論,舉起聖潔的手,隨處禱告。」(提前2:8)。

「佔中九子」案判決,9名被告各有罪名成立。2014年的佔領運動,既是公民抗命爭取民主的運動,亦是「一國兩制」實施以來最大型政治衝突。「佔中三子」有牧師和信徒,早於2013年初便提倡公民抗命,提出「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爭取「真普選」,被視為佔領運動的理論奠基者和發起人,亦是「九子」案的3名主要被告。值得我們多作信仰反思,究竟聖經點睇?

「九子」案觸及公民抗命、言論自由、妨擾公眾等概念,法官判辭對此均有闡述,當中一個關鍵重點,是公民抗命必須合理合度。法庭認可公民抗命概念,量刑會考慮相關因素,惟定罪與否只會看違法元素,公民抗命並非刑事控罪辯護理由。從法治角度而言,不能說九子裁決是政治報復,又或打壓和平示威,遑論「迫害政治犯」。

無論是「佔中三子」原先構思的佔領中環,還是實際發生了,持續79天的佔領運動,都是以違法方式,不合理堵塞公眾地方,當九子所號召的行動長時間影響到他人權利及帶來不便,其實已經超出言論和集會自由的合理界線,足以構成公眾妨擾。願我們都能尊重不同意見,並繼續為香港和教會禱告。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