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牧的話(300) 「贏在終點線」 9-12-2018魯秉權牧師

我在社交平台「面書」(facebook)選用了一副潛鏡的圖像代表自己,只因曾一度愛上了游泳,美國飛魚菲比斯自然成了我的「偶像」 ,是我至愛運動員之一。但原來菲比斯是輸在起跑線的小男孩。9歲時父母離婚,跟著又被確診患上ADHD (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加上他異常的長手臂、大耳朵及口吃,自小成為同輩間的取笑對象。單親的母親要求他和姐姐學游泳。他一試傾心,在泳池放電,發泄過度精力,意外成為史上最偉大的游泳選手。 15歲便首次參加奧運,連續5屆奧運共勇奪23面金牌。

衞生署指出,本港每百名兒童中、約有5人患過度活躍症,其大腦前額葉區和小腦等多個重要區域活動,與其他兒童有異,導致工作記憶、專注力、行為與情緒的控制等受到影響。要照顧過度活躍患者殊不容易, 但確診患ADHD的兒童並不一定劃上失敗記號,只要有神、有愛和盼望,加上適切的栽培及引導,也可發展出非凡成就。

2012倫敦奧運前,菲比斯已表明厭倦游泳,只為贊助商的合約,勉強上陣。戰至倫敦奧運時已奪19面金牌,成為史上最偉大的運動員,已畫上完美的句號,聲稱退役了。正式退休後,才敢公開自己患上嚴重抑鬱症。 很難想像世人眼中完美的他,竟陷於絕望,靠酗酒、迷幻派對來麻醉自己,自覺一點價值也沒有,他說:「除了游泳我甚麼也不懂,沒有自尊、沒有自我價值,覺得世上沒有我存在會更好,了結生命是最佳選擇。」他人生一半時間都在泳池度過,沒有同齡的朋友,內心無比空虛。倫奧後,因常常缺操,和情同父子的教練鮑文鬧翻。

菲比斯的救贖與回轉,來自缺席了20多年的父親,再出現在他生命中,父子互訴心事,填補菲比斯內心的黑洞。父子和好,菲比斯肯定了生命的價值,重拾對游泳的熱愛,在2014年宣佈東山復出,並央求鮑文重執教鞭。他急起直追,11個月內重返巔峰,奇蹟地重奪第5度奧運資格。2016里約奧運,以31歲「高齡」拿走男子4X100米自由泳金牌,相隔一天,一小時內連贏兩金,打破一切泳手紀錄。

菲比斯有父親和家人為他打氣。愛,就是最強的摩打。家人關係何等重要和寶貴!他與父親的關係經歷醫治和修補,以致重新振作,再度發亮發光。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