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牧的話(261) 「我在那裏」 11-3-2018魯秉權

台灣女作家龍應台幾年前先後經歷父母的離世,在老父病逝前不久,她如此感慨說:「接近最後一個階段時,我很心慌,因為我們家是沒有宗教信仰的。若我們都是基督徒,那麼我們會有很多上帝的話語可以分享,也許我可以讀聖經給他聽;若是佛教徒,我就可以跟他分享佛經裏的東西,我就會有語言可以讓他得到安慰。可是我們之間沒有。在他最後的階段,我面對茫茫的天空忍不住自問:為甚麽我這樣一個別人認為飽讀詩書的人,到了五十多歲,面臨人生最重要的一課—死亡,我竟然連最基本的語言,溝通的工具都完全缺乏?我這才意識到,在我五十多年的教育裏,不管是國內的,國外的,社會的,學校的,人生中這最重要的一章,從來沒有人教過我。」

一位姊妹新年前驗身,醫生告訴她身體內有一個腫瘤,但化驗報告要待年假期後才得知。她說那十日八日心情十分忐忑,稍微安慰一下她的,竟然是「無常」這兩個字!作為基督徒,那麽多聖經字詞竟沒給她慰藉!但「無常」其實也很基督教,舊約的「傳道書」說的就是世事無常的道理,用「虛空」和「捕風」來描述生命的不由自主。新約的雅各亦說:「你們有話說,今天明天我們要往某城裏去,在那裏住一年,作買賣得利。其實明天如何,你們還不知道……」(雅4:13-14)

葛培理寫的最後一本書,名為Where I Am (2015) 。書名取自主耶穌説的一句話:「我若去為你們預備了地方,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裏去。我在那裏(Where I Am),叫你們也在那裏。」(約14:3) 葛牧師的太太Ruth在2007離世,他沒有想過自己還會活多這麽長的日子(99歲)。書中反覆講述永生絕對可靠的應許、相對沒有永生盼望的人的困境。筆者的長子去年十月結婚,婚後逢周日偕太太回我們家晚飯,一起分享和禱告。當他們「歸家」時,我和師母作為父母的內心喜悅,亦是我們回到天家時父神的心情。這一點我甚少想過,從來只是由人的角度看「死後如何、往那裡去?」葛牧師卻是以一個極喜樂的心去迎接「離開」的一刻。

聽過一個真實故事。有一個醫生養了一隻寵物狗仔,上班時醫生會把狗仔留在家中,以免影響在診所的工作和病人。有一天她因為一些原因,被逼帶狗仔返工,只好把狗仔留在診症室旁的小房子。當日有一個病人覆診,患末期病,向醫生表達他的擔憂和恐懼,他問醫生天堂是怎樣的,醫生說不太清楚,自己還未去過。病人反問,「你是基督徙,為什麼這也不清楚?!」。醫生說聖經對天堂的描述不太仔細,抱歉不能更具體形容一下。病人當然是不滿意,心裡的恐懼更強烈。突然門外不停傳來撞門聲,醫生知道是狗仔找她,唯有開門,狗仔一下子就撲上主人身上。醫生於是説,這小狗從未到過這陌生的房間,完全不知這裡是什麼樣子的,但牠想也不想,門開了,就馬上撲進去,只因為牠知道愛牠的主人在裡頭!是的,葛牧師未去過天堂,但他知道愛他的主在裡面,所以興奮地踏進通向永恆這度門!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