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牧的話(250) 「愛子受苦」 24-12-2017魯秉權

上周二,臨近聖誕,在教會收到令人震驚的消息,張智聰傳道(Simon)的長子,就讀小五的曉望,在元朗參加學校旅行時突然昏迷,輾轉送往屯門醫院。當日下午,全體五位教牧同工先後趕往醫院,關心慰問,代禱支援。曉望現仍在深切治療病房。

很多人想過白色聖誕。廿六年前,我度過最難忘的「黑色」聖誕。師母在九一年十一月中順利產下第二名兒子。想不到在她極需休養調理身體的「坐月」期間,我們要先後兩次送兩個愛兒入院接受治療。

該年十二月初,長子「信謙」中耳炎及積水因屢醫無效而需入院接受外科手術。雖然手術進行順利,但對於我們和只有兩歲的他,是既心痛又無奈。

「信謙」出院後十天,幼子吐奶的情況愈來愈嚴重,身體極度虛弱,出世廿七天體重竟沒有增加。我們曾帶他看過兩次醫生,都認為只是「肚有風」罷了!但見他的健康每況愈下,於是與師母帶他看另一位兒科醫生。那醫生檢查過後,即催促我們立刻送嬰兒入院。在播道醫院抽血,驗出內分泌失調,情況危殆,於是立即乘救傷車,轉送設備規模較完善的瑪麗醫院,入住初生嬰兒深切治療部,全身插滿喉管。

若說長子入院是一種「幽谷」經歷,那麼幼子入院可說是由幽谷陷入另一個更深的幽谷。在那裡彷彿看不到一絲曙光。幼子入院後十天,驚魂稍定,由母親那裡傳來另一個壞消息─家父第四度「中風」,四肢癱瘓,需入院接受治療。三位至愛的親人在同一個月內相繼入院。對於我和師母,九一年的十二月,既沒有聖誕,也沒有新年,因為每一天都是在擔憂和疲累中度過。這接二連三的打擊,使我不期然地想起約伯的連串苦難。會問神點解?祢(的愛)在哪裡?稚子無辜,是我犯了甚麼大罪令祢大發烈怒?為何不看顧保守委身忠心事奉祢的僕人……

「信加」在瑪麗醫院住了廿五天,證實患上一種頗為罕見的「荷爾蒙缺乏症」,需長期服藥控制荷爾蒙分泌。除此以外,他與一般常人無異。除每天服藥外,還需定期回瑪麗醫院覆診(當年住在火炭穗禾苑)。

幼子住院期間,師母獲准留院陪BB過夜;長子由傭工和外母照顧,我寄住師母大家姐於黃埔花園的家,以便乘渡輪往中環,轉小巴往「瑪麗」。一晚,獨自坐渡輪往中環,眼前一遍璀璨耀目的燈飾,充滿歡樂溫馨,與當時內心的孤單、擔憂、惶恐,形成強烈鮮明的對比。在病房門外,會見到不少「同路人」─有初生子女正接受深切治療的父母。原來我並不孤單,神也沒有應許過牧師可以幸免於難。最近驚聞幾位神學院院長「有事」。前天上午「中神」李思敬院長探望Simon夫婦,下午自己需往「威院」覆診;上個月「建道」前院長張慕皚博士病逝;「衛神」李保羅院長上周證實患癌。信徒不會免疫,但神應許賜我們屬天的平安:「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裏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16:33) 這平安是Simon夫婦近日確實可以經歷到的。

當年,我和師母所經歷的擔驚受怕、心力交瘁、壓力迷惘,實非筆墨所能形容。「信加」意即信心增加。我們經歷到「我信不足,求主幫助。」(可9:24) 然而,在苦難中也看見神各方面的恩典。看著兩個愛兒受苦,才更深體會到神愛的偉大。衪愛我們到一個地步,甚至甘願讓衪的獨生愛子到世上來,經歷鞭傷和釘身十架。弟兄姊妹的關懷、問候及代禱,使我們在患難中得著溫暖和力量。

今年,信加已大學畢業。昨天隨教會的短宣隊前往馬來西亞。相信曉望也能靠主跨過這難關。Simon、德華,加油!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