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牧的話(220) 「第一滴淚」 28-5-2017魯秉權

師母看過上周牧函<天堂小屋>,說寫得幾好,但只提及這齣電影的內容,並無分享我為何如此感動,幾乎由頭喊到尾。她提議我寫多一篇「續集」,稍為交代受感動的原因。

電影開初,講到主角麥克(Mark)約10歲時,見身為教會長老的父親,在家醉酒後虐打母親。他上前欲阻止父的暴行,卻被父推跌受傷。到星期日,麥克父親若無其事的,如常同全家返教會崇拜。當天牧師講道後,呼召想認罪悔改的教友到台前。小童麥克經過一輪掙扎,行到台前跪下,牧師問他想為何事認罪。他說,為到自己未能保護母親,免被父親虐打而感到內咎自責……我的第一滴淚,在這個位緩緩流下!

離開戲院,靜下細想:「喊甚麼?」很可能這片段勾起了我不太愉快的童年。也八、九歲吧?讀下午校,每天上午家中各人返工返學,我獨自打理全屋家務,包括買餸煮飯。媽每早返工前給我5元(買餸錢),每次會剩餘1元幾角,媽從不向我取回,可能當給我的工資吧?我把餘款儲起,每月約50元,獨自秘密地往九龍城恆生銀行開戶口,每月存款一次。當年利息較現時高頗多。今天的我,仍是「精打細算」、「慳得就慳」。

媽為何撇下年紀還少的六子女,全職去工廠打工?全因父好賭欠債,無力償還,債主臨門追數,全家惶恐不安。媽迫於無奈,打工賺錢代父還債,讀小學的我,希望也能為家庭債務出一分力。此外,媽常被脾氣剛烈的父大聲喝駡(鄰居也聽到),多次要到好友家中暫避。或許童年的我,也會像電影中的麥克,因未能保護慈母而感到內咎自責,無奈無助。

隨著大哥二哥先後到社會工作,家庭經濟逐步改善,債務還清。我儲在銀行那筆錢,從沒有用過,卻成了入讀「建道」首年上學期的學費和食宿費!到差不多「乾塘」時,神藉一班素未謀面的弟兄姊妹主動奉獻,供應餘下3年半的使費。神呼召我,衪必供應我所需用的。衪名稱為「以勒」,為衪的兒女必有預備。

「亞伯拉罕給那地方起名叫『耶和華以勒』,直到今日人還說:『在耶和華的山上必有預備。』」 (創22:14)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