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牧的話(142) – 「兩棵樹」

想進一步闡述上周在本欄提到伊甸園中的兩棵樹。無論在社會抑或在教會的群體,有一種文化非常流行,就是「分別善惡樹」(或叫做「知善惡」)的文化。分別 「善惡」的「善」是以上帝看為好的善來理解,「惡」是以上帝以為不好或惡來理解,所以分別善惡是上帝的獨有本性。人要吃此樹的果子,是想能像創造主有「分 開」的主權—將光與暗分開,將物種的類別分開,將男女的性別分開等。人極盼望能做上帝。

「善惡」是法律上的用語,如法官經過考慮,斷定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就是知道善和惡的意思,如上帝看祂所造的甚是美好,但判斷那人獨居不好。

這分別善惡的知識落在人手裏,只能是一種獨斷,不以上帝為最高的判決者,而只按著己意作決定,置自己的被造本相於不理,造成了以自己的意思為中心,以「我對你錯」作為一切的標準。

亞當夏娃開拓了這個「我對你錯」的文化,叫全世界陷在其中,人與人之間,人與神之間,都是「我對你錯」─男人對神說,禁果是女人給我吃,而女人是你造的, 因此是上帝你錯;女人對神說,是你造的蛇給我吃,所以又是上帝的錯。當人類社會落在「分別善惡」和「我對你錯」的分界關係時,結果是害怕和厭倦上帝,害怕 和厭倦人,造成這兩種關係的破壞。此外,亦害怕承認和面對自己的錯,只採取逃避的態度,並以自欺來繞過自己的惡,掩蓋自己的錯,而將別人放在惡和錯的那一 邊,叫人叫神被拒於千里之外。

在教會、職場、家庭也如是。當一個群體活在這種論斷的文化中,人的感情會只收藏不外露,整個群體的氣氛就相當冷漠和冷酷,失去彼此的信任、同情共感、互相 守望的能力。沒有以親密關係為基礎的互相勸誡和「修剪」,只有彼此壓制,甚至出現律法主義、自以為是等。

信徒生命的目標不祇是為主作大事,追求人數和奉獻的增加。更是遵照主的吩咐,在小組中學習彼此相愛、欣賞和鼓勵,憑愛心說真話,謙卑認錯,坦誠開放,以 致生命更趨成熟,經歷內裏的更生和翻轉,更像主耶穌,並叫人因此認出我們是主的門徒,這才是真事奉。我們要吃「生命樹」的果子,因這是上帝的命令,是順從 上帝的表現。一個群體活在順從上帝的文化中,是看到生命源於創造主自己,祂是我們生命的主人,我們任何的好處和善都來自祂,那麼我們一切的目光,當不再以 「我對你錯」、「我善你惡」的分野作為立足點,與神與人的關係才得以建立和進深。

總得記著:「分別善惡樹」是在自義和批判的原則下運作;「生命樹」是在謙卑、悔改、寬恕和恩典的原則下運作。先關係,後事工。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