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事分享(128) – 「『風』迴路轉」 – 莫偉基

        6月25日星期四晚上,洗澡準備 就寢期間突然感到頭暈,在浴室坐下稍侍休息後,抹身時已感覺右邊手腳痳痺,步履蹣跚走出廳告訴同屋並代為召喚救護車。救護車先將我送往北區醫院,完成電腦 掃描後發現是急性腦血管疾病(出血性中風),於是立即把我轉往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原來平躺床上望著移動的天花真的很富戲劇感。完成轉院手續及再照一次電 腦掃描後已是凌晨三時,同屋離開後,左手插著靜脈注射營養液的針管(吊鹽水)躺在床上休息,安靜下來才有機會沉澱一下思緒。對於我,事出的確有點突然!

翌日清晨醒來,首要是向校長請假及告知我的病情,他二話不說就和太太駕車來到醫院,因不是探病時間又正值中東呼吸綜合症高峰期,最後護士只容許他一人進來。他的出現,令我既感動、又意外!

因探病時間在傍晚,我到中午才通知家人、朋友及教會弟兄姊妹,免得大家乾着急。最終八十多歲的老爸在下午三時已到達醫院,乾等近接近三句鐘才到探病時間; 又因醫院每次只容許兩名訪客進入病房,家人、同事、弟兄姊妹及朋友都來送上祝福及慰問,最後老爸只見了我大約十分鐘,心中實在不忍!

以下是部份在住院期間以WhatsApp與各方友好分享的心路歷程:

6月27日。今早剛停了靜脈注射營養液(吊鹽水),可以進食早餐,原來一碗普通的冬菇免治雞粥,只要心存感恩,係好好食嘅!雖然身體抱恙,心靈郤正在更新。

7月1日。今早Louis哭了!哭,並非因為傷心;而是被上帝的愛感動,及想讓塵封了的心靈給上帝清洗一下。入院至今總共做了三次電腦掃描及一次磁 力共振,確診是左腦內一小段靜脈出血,以致影響右邊身體的活動能力,但出血情況已停止,醫生說無須做手術或施藥,讓血管自己自然修復便可,現正開始接受物 理治療及職業治療。請繼續代禱!

7月2日。清晨。經過昨天走難般的轉院安排後,終於在沙田醫院安頓下來。昨天及今天都會有中學時期的同學來探望,愛心靚湯、鮑魚雞粥,盡顯愛心!三十多年的友誼,真摯淳樸,開始有品嘗美酒的感覺。窗外藍天白雲;見證著天地有愛,人間有情!祝各位今天充滿力量,主恩滿滿!

7月3日。晩。漆黑一片的窗外,隱約看見泛黃的街燈映照著一條不知名的道路,雖不知哪裡是起點、哪裡是終點,但原來有人結伴同行已經是一種福氣。為這段路有上帝及你們同行而感恩!祝主恩滿溢,生活有力。

7月9日。風雨欲來的清晨。終於升班了!昨午物理治療師給我一份對於一般人平平無奇、於我卻極之寶貴的禮物—枴杖。首先,這枴杖代表我的活動能力進 步。另外這枴杖代亦表我能夠在病房內「自由行」,不再需要輪椅了。原來可以用溫水洗面、自己刷牙、去洗手間都係恩典。身體終有一日朽壞,但倚靠上帝,心靈 卻可歷久常新!

7月19日。天晴。睜開惺忪的眼睛,望着熟悉的天花燈,定過神來才記起自己躺在家裡的床上。這三星期進進出出沙田醫院,睡醒的那刻,有時真的會忘卻 自己身在哪裡!曾經想過,假如一覺醒來看見上帝,祂會給我一張怎樣的成績表(哈!職業病)?對於那些愛我的人及我愛的人,會否感到遺憾?既然還有時間去愛 及被愛就不要吝嗇,珍惜今天!珍惜眼前人!

7月24日。雨。入院剛滿一個月。曾經有些人問我,整整一個月內真的一點負面思想、情緖也沒有?反覆思量後—真.的.沒.有!原因有三:第一,我對 上帝有絕對的信心。這信心並非相信我必定被醫好(其實我能否完全康復仍屬未知之數),而是深信無論落在甚麽境況,只要單純專一倚靠祂,就必得到心靈的平 安、喜樂及盼望。第二,患病一個月內得到許許多多親人、教會弟兄姊妹、同事及朋友等的關心、祝福及祈禱。夫復何求!第三,過往多次單獨旅遊讓我深深體會 到,人生只是短暫的旅程,順逆高低在所難免—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人不轉心轉。

天雖下雨,心裡仍然陽光普照!

7月28日。晴。上帝讓我在剛踏入知天命之年停一停,調整一下人生其實都是一件美事!周文王在五十歲坐牢時,想不通自己為甚麼做了半輩子皇帝,卻落 得如此地步,心有不甘下潛心硏究,最後悟出一個道理:「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海有潮起潮落,花有花開花落。」這就是《周易》的本質。其實聖經裡 《傳道書》的作者亦早已看透萬事萬物有定時的道理。我終於有機會、有空間去體會、去經歷這個道理,而不是單單停留在認知層面。願上帝也賜福你們!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